发新话题
打印

《新京报》:回望中国“网络文学”十年

《新京报》:回望中国“网络文学”十年

如果从1998年痞子蔡把《第一次的亲密接触》贴在网上算起,网络文学至今正好十年.作为仅仅十岁的新生事物,网络文学引起争议是正常的,关于它到底是不 是文学,它到底有没有文学价值,网络优先还是文学优先,网络文学会如何发展等等问题的争论,贯穿于网络文学发展的始终,甚至连网络文学这个概念,也都众说纷纭.但没有争议的事实则是,在网上,网络文学每天的点击量以“亿”为单位计算,而每一个普通网民,都有成为网络写手的可能.面对规模如此庞大的写作和阅 读现象,概念或许暂时还没有那么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如何去认识它?


  网络写作 刚刚兴起的新新文化运动

  1998年3月22日到5月29日,台湾成功大学水利研究所博士研究生蔡智恒以jht为笔名,在网上电子公告栏完成了“长达34篇的连载” ———《第一次的亲密接触》.或许,他本人也没有想到,即使是百年不遇的洪水,也没能阻挡青年们形成的“痞子蔡热”———《第一次的亲密接触》使台湾和大陆文学界掀起了一股网络文学的狂潮,从而彻底改变了人们的阅读与写作模式.网络文学是什么?来自何方?去向何处?一时众说纷纭.大多数网友认为,在网络上完成其写作过程的文学作品才是网络文学,没有网友的互动参与就不算.十年来,以互动和原创为特点,爱情、历史、武侠、恐怖、魔幻、侦探、悬疑、纪实等各种题材的文学作品在网上轮流上演,掀起了一股“新新人类”的“新新文化运动”.

  1 传统的故事震撼的句子

  即使在今天来看,《第一次的亲密接触》仍然是一部优秀的文学作品,虽然其故事并不新颖,无非是一个网络版本的传统爱情故事而已,真正吸引读者的,是它的语言和结构.比如它那著名的开头:  

  “如果我有一千万,我就能买一栋房子.

  我有一千万吗?没有.

  所以我仍然没有房子.

  如果我有翅膀,我就能飞.

  我有翅膀吗?没有.

  所以我也没办法飞.

  如果把整个太平洋的水倒出,也浇不熄我对你爱情的火焰.

  整个太平洋的水全部倒得出吗?不行.

  所以我并不爱你.”   

  这组似乎很有逻辑,又透出一股调皮,让人欲罢不能的句子,成为网络文学的经典结构,引得写手竞相模仿.可惜,时至今日,郭妮、饶雪漫等人的作品也同样是主打爱情,却只能吸引十四五岁的校园女生,而去年在网络言情文学的重镇———晋江原创、红袖添香、烟雨红尘等文学网上火爆一时的“穿越”小说更被人讽刺为“yy小说”,无法达到当年《第一次的亲密接触》口耳相传,席卷各年龄层、各阶层的辉煌.

  2 持续十年的戏仿潮流

  网络文学的特点之一是原创,但真正的原创何其不易,十年间真正成为主流的,反倒是戏仿类的作品.从早期戏仿四大名著,到戏仿金庸小说,到戏仿二十四史,成就了从《悟空传》到《明朝那些事儿》的一次次网络文学高潮.现在,《唐僧的烦恼》、《沙僧传》、《八戒传》、《曹操就赤壁之战答记者问》、《武松新传》、《潘金莲同志先进事迹报告》等等名字似乎已经被写进了历史,少有人读,但是《悟空传》却成了一座纪念碑,作者今何在借悟空之口说出的誓愿震撼人心:

  我要那天,再遮不住我眼

  我要那地,再埋不了我心

  要那众生,皆明白我意

  要那诸佛,皆烟消云散

  今何在记述这个过程时,加上了电闪雷鸣、一束红光直照悟空、金箍棒将天地连为一体等场面描写.而这,不会让人感到庄严肃穆,反倒有几分可笑 ——— “点com”给予大家自由选择的机会后,正统的悲剧文学远不及民间的喜剧文学受欢迎,网友在看遍现实的残酷、滑稽之后,对借古讽今、戏访历史的作品,也就只剩下哈哈大笑了.但在近几年的“重述历史”题材,当年明月、赫连勃勃大王、曹三公子等一系列写手将历史赋予文学化的表现方式,使各种权谋、荒淫、憨愚尽情表演.但却失去了以往自嘲的喜剧精神.

  3 传统通俗文学的复兴

  必须指出,网络文学一开始是作为流行文化的延伸产品出现的.《悟空传》当中,《大话西游》的明显影响不问可知,而作为此前流行十多年的通俗文学核心,金庸对网络写手的深远影响,则无法估计.至于后来兴起的玄幻、修真、架空、穿越等各种网络文学类型,我们在动漫和游戏当中,其实都可以找到它们的影子.当然,随着网络文学的全面兴起,它已经不再只是传统流行文化的复制品,相反还反过来深刻影响传统的娱乐方式.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武侠小说大赛的获奖作者沧月,在获得巨大的商业成功之后,其小说《墨香》被改编成游戏,她本人则出任游戏的代言人,并成为游戏最终要解救的目标.

  以传统的通俗文艺对比网络文学,两者的血缘关系纤毫毕现,而网络文学对前者的超越则是它获得巨大生命力的基础.有人批评网上奇幻武侠小说是典型的“戏不够、神来凑”,其实这正是它吸引无数“理工男”或“技术民工”为之埋单的重要因素.2006年,《鬼吹灯》从网上红到网下,这本融合了鬼怪、阴阳、五行等传统元素的小说出版之后,连热衷于听评书的民工、小店主、退休闲人、出租车司机也成了忠实读者.传统民间文艺在网络时代神奇复兴.

  4 写就行了不需要评论

  如同上个世纪的国企工人,“技术民工”读小说的目的就是为了娱乐休闲,作家们的天马行空的想象可以减轻工作压力,同时,故事中的人物率性而为,满足了在格子间里当螺丝钉的白领们自由飞翔的幻想.于是,阅读和写作成为完全的自足行为,一开始就拒绝了高高在上的评论.而“韩白之争”更让对网络文学的正统批评中途夭折,就像陶东风教授对萧鼎的批判无疾而终,对网络文学的作者和读者几乎毫无影响一样.

  在网络上,写手的力量远大于批评家,连批评自身的合法性也受到了质疑.而这样的结局,不难令人想起五四新文化运动.文言转化为白话,与今天的纸上阅读转化为网上阅读一样,都是形式上的突变引起了阅读和审美评判标准的巨变.网络的开放性、交互性与商业化、类型化的特点使得写作不再神圣而严肃,完全可以是娱乐和休闲,而从节约资源、方便快捷与满足读者多层次的需求来说,所有的文学品种都可以在网上复制———到那时,每个作者都是一个供货商,而每个读者都可以为喜欢的作品付费.而真到了所有的文学作品都网络化、所有的读者都在网上付费阅读以后,“网络文学”这个词,或许也就不复存在了.

  □李杰(和讯网读书频道主编 网络文学出版策划人)

  网络文学十年三代

  【学院观点】

  截至目前,网络文学发展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写作者与网络平行、交叉的时期,时间上划分的话,是2002年之前,代表人物有安妮宝贝、宁肯、李寻欢、宁财神、邢育森等,这些人凭着实力在网络上赢得了声誉,作品纷纷落地出版,他们现在基本上都脱离了网络写作.对于这些人来说,他们的写作和传统写作是一回事儿,他们受传统文学的影响很深,只不过换了一个发表的园地而已.2002年,李寻欢出版了《粉墨谢场》,宣告了自己和文学的告别.这本书的出版也是第一代网络写手和第二代的分界岭.

  网络文学的第二阶段是2002年至2005年,这个时期的网络写手开始带有明显的网络特征.这里我要专门提一提王小山,其实他是属于第一阶段到第二阶段的中间过渡期,且他的写作时间延续比较长,但是他的写作有典型的网络特点,比如游戏性、反讽等,这样的作品在传统媒体上当时没有机会发表,而游戏精神是网络文学最本质的东西.在这个时期里比较著名的写手,比如,天下霸唱和当年明月的作品都有非常典型的网络色彩.这批书卖得很好,但是文学价值不是很强.

  第三阶段是写作者与网络共生的阶段,从2005年至今.这批作者和第二代又不一样,他们很多人十五六岁就开始写东西,涌现出大批以写作谋生的人,我觉得这批人可能会形成一种新的文学现象.

  网络文学对传统文学是一种补充,出现了很多类型小说,像架空小说下面又可以分成好几类,这个非常重要.新世纪我们的文学如何成长,这个我一直是有忧虑的.传统作家的创作越来越僵化,莫言、余华以前的创作多鲜活啊,现在却感觉他们的创造力受到制约,在他们身上我们看不到中国当代文学的未来,所以我觉得中国未来文学大师会在上世纪90年代出生的人里产生.中国需要彻底的换代,以前残存的意识形态需要消除,这就要寄希望于网络文学.那些现在还在网上玩的人,他们是有可能成长为文学巨星的.

  □马季口述(《长篇小说选刊》编辑部副主任,著有《读屏时代的写作———网络文学十年史》)

  网络写作人人平等

  作家六人行

  按照时间断代,网络文学十年史至少可以分为三个阶段.2007年出道的类型小说作者和1999年出道的早期网络作家显然是不一样的.不过相同的是,对传统文学的反拨、对网络自由精神的追求,在每一代网络作家那里,都是一样的.在这里,我们邀请六位不同时期的网络作家,分成两组进行同题问答,从他们对网络写作的理解,我们不难看出网络文学十年的变化与坚持.

  从离开网络到回到网络

  第一代作家

  早期网上能写通顺语句的人很少

  新京报:你开始进入网络文学写作的时间?当时自己的写作状态是怎样的?

  王佩:除了前期的练笔之外,我正式进入网络文学写作是1999年.那一年非常神奇,我和几个朋友创立了黑板报,并且开创了一种黑通社写作方式.黑板报的创立与互联网草根文化的兴起是同步的.当时我们提出一个目标:“在民间,为民间,写民间,为生机勃勃的民间文艺争取话语权.”我的写作状态跟这个目标有关系.就是用黑色幽默的方式,对社会上的传统势力极尽讽刺挖苦之能事.

  慕容雪村:当时我只是个打工仔,2000年前后开始写东西,最早混过腾讯的时政板块,后来在榕树下写过一个中篇.2001年左右到天涯写了《成都,今夜请将我遗忘》.

  李寻欢:我1996年学会上网,1997年开始泡论坛,那时候还不怎么会玩,就是在论坛灌水,把论坛当成聊天的增强版,一句一句的,后来呢,不小心三句变成了一段,为了更狠地骂对方,不小心就写成了三段.

  新京报:当时整个网络文学的大背景是?

  王佩:当时中国网民只有不到400万,能够写出通顺语句的人很少,所以才把我们凸显出来.

  慕容雪村:那时候痞子蔡的作品和《悟空传》很流行,后来大家谈论最多的是我的作品.

  李寻欢:当时没什么网络文学,也没有三大门户,网络写作是一个中央加很多地方.

  要玩儿还是得回到网络

  新京报:现在是否在网络上写作?首选发表平台是网络还是传统媒体?

  王佩:其实,我们这帮早期的写手,大都经历了一个网络-传统-网络的过程.因网络而出名,于是开始为传统媒体写稿,直到江郎才尽,又开始重新回归网络,去寻找新的激情和动力.我最近跟朋友们一起搞了一个黑板报微创文学网,用微博客的方式来进行写作.如此写作基于这样一种事实,现在人们已经无力去读大段文字,140字几乎是耐性的极限,更不用说写了.

  慕容雪村:还在网上写,但是不会在网上发全.我的新小说21万字,在网上可以找到16万字.

  李寻欢:1999年以后基本没再写过东西,退居二线了.其实第一代网络写手里没人把网络写作当成一个事儿,都是觉得业余时间玩的东西.

  新京报:网络文学和传统文学的区别何在?

  王佩:网络文学和传统文学最大的区别就是,网络文学曾经没有权威,没有精英,大家人人平等,每个人都可以对着话筒讲五分钟.而如今这个时代已经悄然过去了.我们看到,一些当初的草根掌握了话语权之后,已经丧失了以前的活力,跟精英一起坐而论道,并且开始挥舞起大棒.

  慕容雪村:一直以来我都不太赞成使用网络文学这个词,再过20年我们会发现,所有的文学作品都会在网上出现,文学是不分载体的.

  李寻欢:传统文学是歌剧,网络文学是卡拉OK.歌剧是小众的东西,需要有场地和一小群人,还有组织规则.卡拉OK谁都可以唱,但是也有天赋异禀的人唱出天籁之音.

  现在写得好的人多了

  新京报:现在的网络文学你还看不看?觉得谁写得比较好?

  王佩:现在的网络文学已经迅速地类型化了.从市场营销的角度来看,方便了消费,但是不可避免地损失了作品的文学价值.

  慕容雪村:看啊,我觉得《诛仙》、《鬼吹灯》、《新宋》都不错.

  李寻欢:那当然,至少有1000个人写得挺好的.早期1999年的时候,就10个人写得好,现在所有会写的人都已经上网了,变成全民运动,所以这1000个人没有办法那么脱颖而出.反而变成没人写得好,因为都写得好.

  新京报:展望一下网络文学今后的发展?

  王佩:我认为今后的网络文学将走上微创的道路.语录体的力量超过长篇大论.

  慕容雪村:我相信中国人有创造力,20年内会出现文化、文学的复兴.

  李寻欢:第一是全民上网,第二是商业模式更完整,通过网络推广,建立一整套的文学创作、传播、销售、被评论的体系,总结起来就是全民化、商业化.

  从自娱自乐到无限商机

  文学生意

  网络文学一开始就以人气著称,有人气就有市场,有人气就有生意.十年来,无数人希望通过网络文学赚钱,他们也留下了无数的失败案例.不过现在,年收入150万的写手、从网络文学发家的书商、还有每天点击量过亿的网站,已经被人津津乐道.网络文学在证明自己的文学价值之前,已经证明了自己的商业价值.

  那些倒下的人们

  试水者

  在网络上至今仍可以搜到这样一篇报道,是《中华读书报》2000年时对包括严虹在内4个女作家的访问.“据说你们四人刚刚与'博库网'签约,成为该公司的签约作家.”记者提问道.严虹的回答是:“现在人们需要快餐文化,我们现在与网络接轨,未来的网络文学也应该是文学领域里的一朵花.4月5日王朔与他们签的约.我们是刚刚签约,以后'博库'可能还要全方位地为我们包装运作.包括作品的风格定位.”

  8年以后,当时那个轰轰烈烈签下大批传统作家准备要大干一番的博库网早已不复存在,但是看好网络和文学相结合有可能带来巨大利润的商人却越来越多,随着盛大大手笔收购起点、晋江等文学网站的举动,网络+文学是否能够带来财富的问题再次摆在了我们的面前.

  早期的网络文学是以非商业化的形态出现的,BBS上无非聚集的是人气,但是有人气的地方总是可以嗅到财气,于是,机敏的商人们纷至沓来. 2000年是商人们开始把焦点对准网络的一年,800图书网与全国12名作家签约,称会借网上书店的宣传、销售和资金优势,为这些作家提供支援,签约作家囊括了丁聪、刘震云、舒婷等大腕.今天看,这其实是一种简陋的B2C模式.几乎同时,当当网上书店打出了“中国第一部中文网络交互小说”的招牌,也就是接龙小说.

  一定要提一笔的是博库网,拿到投资的他们在当时大力和传统作家签约,希望以立体化的市场宣传包装作家,介入出版,同时采取在线收费阅读的方式,收取一定费用.可惜当时他们并没有一个很好的收费平台,都是通过邮局汇款的形式收费,雇人专门跑邮局的成本未见得低于他们能收到的在线阅读费用.

  书商们掘到第一桶金

  这些当年以各种方式敢于最先吃螃蟹的人并没有在这些尝试中得到利润,但是却为后来者们探了探路.真正最先在网络+文学这一组合中捞到钱的很可能是一批书商.当看到《第一次的亲密接触》落地出版取得巨大成功后,书商们开始蠢蠢欲动.

  正是看到了《第一次的亲密接触》的成功,如今已经是悦读纪公司老板的侯开(当时还在上海文艺社工作),策划出了一本《躺着的爱情》,几万册的销量让他肯定网络文学能带来商业利润,之后他北上来到北京开始创业.

  最先给侯开带来希望的是第一批做的4本书,包括我们所熟知的《梦回大清》,如今已经累计加印近20次的这本书帮他打了个漂亮的头仗.但是随之而来的就是跟风现象,看到穿越小说能带来利益,进入者大有人在,行业内开始了一次洗牌,很多进入者由于缺乏系统规划,纷纷倒掉.悦读纪也曾经在2006年遭遇最为艰难的时期.

  磨铁公司的老板沈浩波进入市场的时间比侯开还要早,他策划的第一本网络落地图书是孙睿的《草样年华》,不过他真正的发迹却在于红极一时的《诛仙》和《明朝那些事儿》,这些网络畅销小说出自他的运作.被问到为什么能够从网络上挑选出这些获得成功的作品时,他说仅仅是自己阅读的能力和经验,并无窍门可言.“现在不是点击率高就适合出版,很多点击是刷出来的.”

  侯开还提到了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在悦读纪已经出版的近100部作品里,真正中文系毕业的作者只有两三个,有一大半的人是理科学习背景,有五分之一的作者从事和财务相关的工作.“这就是网络的优势,能让很多有写作天赋的人实现梦想.”

  文学生意的庞然大物

  资源整合

  和出版相比,网络文学网站的生意经要复杂得多.在博库网等早期的先驱纷纷倒掉的时候,起点站了起来.2002年创业的时候,起点创始人吴文辉一直在仔细考量文学网站可能的盈利模式,最后决定通过对原创文学的在线付费阅读来盈利.当时质疑声并不少,引起了一场大辩论,就是网络写作到底应不应该收费.而在运营一个月后,读者逐渐接受收费阅读的模式,质疑声逐渐小了下去.起点也神奇地开始走向盈利.而与他们同时或者更早的一些网站,比如幻剑书盟或铁血中文却错失良机.

  有得就有失,起点成功的后面是更多网站的失败探索.其实,以网络作品占用比例来说,起点中文网的最盛时期也无法与当年的“龙的天空”相比.但就在起点考虑付费阅读的同时,“龙的天空”却选择通过出版盈利.结果无需多说,“龙的天空”已经成为历史,而起点却成了一代传奇.

  起点的成功带动了更多商人的介入,不久前盛大文学有限公司成立,一举收购起点、红袖和晋江三大原创文学网站,CEO侯小强更是得到一个亿的资金大干一场.除了继续推动起点的成功模式,侯小强还希望通过资源整合的优势,让传统出版有更多的延伸.

  不过惦记网络文学生意的不光只有盛大公司,李寻欢就更愿意把盛大看成是一支修路的施工队.他说将来一定会出现一个商业平台,类似淘宝交易,写作的人和订阅的人互相各取所需,盛大就在制造这样一个平台.但是李寻欢更想做汽车制造商,跑在这条修好的路上.通过自己的文化影响力,去推广有潜力的作者. “盛大的任务是搭建好这个平台,如果他们企图在内容上控制作家,那是个疯狂的想法,毕竟工种细分才是大势所趋.”

  【另一种争论】

  网络文学是生意,那它还是文学吗?

  从网络文学这个名词诞生之初,关于网络文学是不是文学的论战就没有休止过.一些文学评论家认为,网络文学无论如何不可以和文学本身画上等号,另一方面,从事网络写作的人也在努力为这项事业开垦出一片更广阔的天空.

  身为第一代网络写手,李寻欢在面对这个问题时给出了肯定的回答,他认为文学实际上就是用文字表达某种情绪,字和字之间没有太大区别.博集天卷的常务副总经理王勇对于网络文学的文学性用了“毋庸置疑”四个字来强调,他说,不管说它是通俗文学还是类型文学,但是不能说它不是文学,有人物的塑造和故事的起承转合以及作者的精心创作,当然是文学.“这里是去伪存真的过程,任何文学形式都不是先天的,文学也是要发展的.从鱼龙混杂到去伪存真,需要一个过程.这个过程由读者需求来主导,这是市场经济的力量.”而马季也首先把网络文学定位到了文学中来.马季说,这里面也有很多不是文学的东西,比如有些人就是纯粹玩一玩,但是只要有一部分人是纯粹写作就够了,“而且,传统文学里也有很多垃圾.”

  当然也有反对派,作为大陆新武侠写作的代表之一,凤歌认为用网络小说来界定现在的网络写作更为妥当.“如果说它是文学,会有些争议,首先是它的草根性,小说是从市井中发展来的,是很市井化的东西,文学是和精英化靠拢的,不管是诗歌、散文等等都是剖析人性的东西.网络文学还没有达到这个高度,如果能够有好的机制保障,以后可能会出现很好的网络写作群体.”

  《新宋》的作者阿越则认为这是一个伪命题,不值得探讨,也根本不重要.“究竟是不是文学,如果从宏观上来纠缠,那是扯不清楚的,具体到一部作品,就是一个感觉,你觉得它是,它就是.但是作者要做的,就是写出自己想写的东西.”慕容雪村也觉得,过于追究这个话题真伪的人,本身都心存偏见.“只要文本好看,引人入胜就足够了,而且你究竟怎么定义文学呢?难道不畅销的才是纯文学?《哈利·波特》就不是文学?”慕容雪村连续发问道.

  还是当年网络写作“四大杀手”之一的王佩说得好,他说:“这个问题其实争论不清楚,但我相信最好的文学一定诞生在民间,我们普通人的生活太狭窄了,只有通过与民间接触才能超越小我,创作出真正意义上的作品.”
http://id.91cool.net/sign/?name=祺天小生&say=欢迎访问开原论坛
[url=http://www.8box.cn/share/list/11987]★我的音乐盒★[/url]

TOP

发展网络文学,推动经济发展。

TOP

发新话题

辽公网安备 21128202000183号